´◡`

[MapleStory弗隐]洲际 1

    洲际

    山和山不相见 人与人要重逢

 

    弗里德跟隐月是在俄罗斯乡下的一间小旅馆认识的。她们碰巧被分到一个房间。

    弗里德是个有点奇怪的旅人,从她一直使用男名就可以看出来。隐月好奇,问她有没有被盘问过护照的真假,弗里德不说话,只朝她笑。午后天色澄净,阳光灿烂。隐月看起来也没真想知道答案。两人萍水相逢,有秘密能让她们相处得更有趣。何况她喜欢弗里德的微笑。弗里德同样喜欢隐月,她们谈天很自在,是久违的享受。

    弗里德爱交朋友,不过通常相处不久。她慢慢地给隐月讲述过往的旅途,跟不同的人和风景邂逅分别,她很珍惜,并不遗憾。

    隐月听这些的时候快睡过去了。她们正在没有虫鸣的山顶露营。高纬度地区的山好像离宇宙更近,流星雨终于开始降落,两个人并排窝在热烘烘的睡袋里,挨着头一起看。空气舒爽清凉,身边的人呼吸悠长。

    弗里德闭上眼之前想,如果爬到高山上,躺在溪水里,都可以靠近星星。宇宙广袤无垠,山水渺小无比,那我与你相遇是不是奇迹?

    她往东,隐月往西,她们轻松地挥别。

    隐月是东方人。古代中国有一句诗,人生不相见,动如参与商。

    她们还能再见面吗?

 

 

    1 单身暴发户

 

    佩塔森最近有点小烦恼,梅赛德斯以为她赌场失意,拉着戴穆亚一起开导她。佩塔森对她们非常感激,但来自粘腻情侣的粘腻关怀,是个单身都敬谢不敏。

    佩塔森的烦恼跟钱无关。佩塔森没缺过钱,也不太在乎钱。生钱的手段会在她停止思考前一直跟在她。就算真出了问题,梅赛德斯……她能开导啥?梅赛德斯是真正的大贵族,她没穷过,跟家族出柜的时候也没穷过。她似乎有一种奇妙的运气,说不出好坏。梅赛德斯的同龄人几乎都是她的迷弟迷妹,这些人和他们的背景出于各种理由资助她。那段时间的梅赛德斯曾跟着贵族同士消遣平民、打压暴发户,也曾跟着平民抵制贵族、抨击暴发户。鬼知道暴发户做错了什么。现在梅赛德斯最好的朋友是个超级暴发户。

    如果女王按经历复杂程度在贵族里找继承人,梅赛德斯顺位将很靠前。亚平宁的幻影集团也曾是梅赛德斯女王哦不女士的口头攻击对象之一,渡鸦当时说她是个花瓶小圣母,佩塔森说不是吧你还关心未成年贵族,渡鸦为表生气,指使阿尔弗雷德拆了佩塔森的奔驰的左半拉车轮和油箱。佩塔森无所谓,奔驰又不贵。当然这话不能说。

    履历显赫的梅赛德斯厌恶每一个过去的自己,同时深爱着全部时间里的戴穆亚。戴穆亚则真挚地表示她跟她的想法一模一样。两个人互白心迹,佩塔森快昏过去,她怎么认识这种情侣?她们情侣都这样开导朋友吗?情侣还能有朋友?

 

    佩塔森兼着幻影集团董事长,渡鸦早就不管事,她其实当然非常忙。

    当她忙里偷闲去小咖啡店坐坐却碰见带着女朋友吃点心的露明娜,她觉得疲劳值达到巅峰。

    她他妈跟露明娜一眼对上,在彼此眼里都看到一句fuck。

露明娜极不情愿地请佩塔森坐,佩塔森绷着下巴竭力友好地打招呼。露明娜的女朋友拉尼娅非常可爱,很热心地问她吃什么喝什么忌讳什么,佩塔森和善地一一回复她,在心里又把露明娜骂一遍。

    老娘的女朋友被你两句话打发出人世间,你卷了钱跑了还带你女朋友来我家的咖啡店!Go Fuck Yourself!

    对面的露明娜晒着太阳喝红茶,表情都欠奉。

    “我们在等光光的一个老朋友,她刚从远东回来,应该很想念这家店的咖啡。”可爱的拉尼娅跟佩塔森闲聊,“光光以前最喜欢带我来这里,背着佩妮偷偷出门的日子真是怀念。”

    “佩妮?可爱的名字。”佩塔森微笑回应。你家光光一定不知道这家店老板是我。唉。

    “我们的猫……曾经的。偶尔会想起它晒太阳的模样。”

    “噢……。”

    露明娜板着脸看表戳桌子抖脚,一副“你怎么还不走”的样子。

    佩塔森被她弄得不想表达遗憾,于是继续跟拉尼娅聊天:“这里的咖啡确实好喝,难怪您家光光的教授朋友也非常喜欢。艾琳大学离这儿可不近呢。”

    “不要紧,光光的朋友不是教授哦,是一位……光光,弗里德小姐还是你的同事嘛?”

    弗里德“小姐”……好的,弗里德也可能是个姓氏。她们魔法师总有点别致的地方。

    露明娜眉头一皱:“弗里德从没跟我共事过。她的……很多东西,我都不能认同。”

    拉尼娅学她皱眉:“是吗?可弗里德小姐上次来家里做客,你还亲自泡茶,带她参观你的工作室。”

    露明娜面不改色:“……是基本礼仪。换个人,也一样。一样的。”

    佩塔森端起杯子疯狂咳嗽,尽力憋笑。

    露明娜冷冰冰地盯着佩塔森,似乎用眼神能把她驱逐出去似的。佩塔森装模作样地品咖啡,对露明娜的冷眼笑得美滋滋。拉尼娅认定她们关系也不错,如同弗里德女士一样是合得来的好朋友,便毫无顾虑地朝门口挥手:“弗里德小姐!这里这里。”

    佩塔森眼睛一亮,迅速换上最礼貌的表情朝向门口,顺便在露明娜脸上捕捉到一丝破罐破摔。嗯?

    弗里德女士逆着光走过来,在露明娜旁边坐下,友好地对每一个人打招呼。佩塔森尽量不着痕迹地观察她,这位应该也是魔法师的女士看着比露明娜正常多了,很常见的浅棕色头发和蓝眼睛,笑容可亲,浅色的长风衣显得风尘仆仆,脸上的肤色甚至有点健康,简直是个再平常不过的旅人。

    弗里德对初次见面的佩塔森笑得真挚:“您好呀,佩塔森董事长,真高兴见到您,原来光光急着找我叙旧是这个原因。对吗光光?”

    露明娜朝太阳翻了个白眼。佩塔森顿时愉悦到了。

    “弗里德小姐,久仰,久仰。请允许我省略不必要的社交礼节,朋友之间,太过形式化只会影响食欲。”佩塔森一席话说得抑扬顿挫,话剧似的。

    然后佩塔森自己有点尴尬。人家挺和善,还像我一样调侃光光,我这是干嘛?当然这些想法不会表现在脸上,她微笑着叫侍者点单,不等开口,露明娜说:“老样子?”

    弗里德听了之后微微瞪大眼睛:“哦不了,今天先不。嗯对不起,请给我杯酸的,除了咖啡什么都行,谢谢。”

    露明娜斜瞟她一眼,吃起自己的点心。看起来充满食欲。拉尼娅喜欢朋友们聚餐的场景,跟弗里德提起旅行的话题,询问她的见闻。

    弗里德的笑容里多了几分腼腆:“你们知道的,我沿着曾经的西伯利亚运输线往东走,大概在叶尼塞河附近吧,那里有一片风景,是我见过最美的。随后我加快了速度,前往远东,从海参崴去了……大致上,东亚的几个国家都待了一段时间。”

    “最美的风景?”佩塔森礼貌地好奇。

    “咳,是的,在我眼中是的。”弗里德露出了有些踌躇的表情,好像有些后悔说出来。

    “是什么呢?”

    弗里德对着佩塔森放大的微笑酝酿一番,慢慢开口:“是一个……美丽的姑娘。”

    佩塔森露出很意外的神情,露明娜挑挑眉毛:“想过凡人生活了?”

    拉尼娅由衷开心:“让弗里德小姐念念不忘的是什么样的人呢?”

    弗里德用讲故事一样的语调悠悠道:“当时我在叶尼塞河里飘着,两岸还有未融化的积雪,白天的时候天色晴好,天很高,得靠云杉区分河岸线。我运气不错,没遇见凌汛。晚上,嗯……我原先打算顺着它向南走,我的一位在蒙古服役的海军朋友要结婚了,邀请我参加她的婚礼,可我忘了她三年前就移民到了瑞典。”

    弗里德说到这里时耸一下肩,把侍者刚端上来的果汁握到手里。

    佩塔森……第一次知道蒙古也有海军。

    弗里德垂着眼睛回忆:“阿岚——我的海军朋友,向我传达了她和利琳的遗憾,她说:‘那就只有等我们度蜜月回来再招待你喽~’哎呀呀。我便依照最初的计划,跨过叶尼塞河后找一片栖息着候鸟的西伯利亚针叶林,在那里生活一段时间,再按它们迁徙的路线前往远东。接着我途径了一个并不太冷的小城镇,我决定在那里歇歇脚,然后就……嗯。”

    露明娜和拉尼娅交换眼神,拉尼娅挺雀跃,露明娜挺感慨。佩塔森第一次听弗里德讲故事,她有点入神。弗里德说话时候有种古怪的氛围,虽然毫无技巧,但很适合去谈判桌上给人洗脑。

    “然后你就喝不下意式咖啡了?”露明娜揶揄道。“你可别是跟熊喝了三天的伏特加,把冻土层看成人脸在上面睡了两晚。”

    “不,其实是在中国多吃了几顿饺子。”弗里德却一本正经,“饺子跟咖啡很不合适。”

    “哎呀,是中国人?”拉尼娅惊喜道。

    “……我不确定。你们知道吗,她把她的名字用三种语言拼了一遍,再用三种文字写了一遍,她说怎么读都可以,看我喜好。她到底是哪个国家的人呢?可她又有双北欧人的紫眼睛,她就像水里的月亮,看得到却……唉。”

    “哼,你看着可没听着那么丧气。”

    “是啊,老朋友,我预感跟她很快就要再见面了。”弗里德目光里透出些缱绻的期待,对着露明娜和拉尼娅笑得眼睛弯成月牙。露明娜依旧感慨,拉尼娅真诚地说:“我们真替你高兴!”

    弗里德不再像开始那么腼腆了,她坦然地接受了朋友的祝福。

    她们可还没在一起呢。佩塔森看着称得上其乐融融的三个人,有点酸。好像就我单身,好像周围的情侣都成吨。

    佩塔森董事长在“不受欢迎的客人”名单里加上了弗里德和露明娜的名字,哀悼自己作废的午休时光。


    tbc


    设定上有关系的前篇(关于大小姐为什么是单身)

评论(2)
热度(6)
 

© 风时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