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pleStory/弗隐]编号0102 Ⅰ

cp:MapleStory 弗里德x隐月→科学家弗里德x机器人隐月

warning:生离死别


------------------------------------------------


世界是圆形的。


他没走出过这座城市,只是看着这里,想着,啊 或许也是这样吧。


高楼发出蓝荧荧的光,中心连着边缘,像输送营养的神经,在上空交错成一片弧形。


这光却不使人觉得冰冷,倒像是有鱼生活的水,沉浸其中,身体的知觉消失了一般,内心则是舒适的,安详的。


圆形的城市像一颗眼球。以为安眠在温暖的羊水里,其实是恒温的,被框住的眼泪。


------------------------------------------------


利弗尔市的清晨笼罩在雾气里面,难得的暖冬让气温回升很快,仅是一月中旬就不再飘雪,而是下起了雨。熬了夜的科学家在生物钟的催促下转醒,努力睁开眼,属于早上的冰蓝光线令他清明不少,但昏沉的头脑却使他难以挪动四肢,只好维持躺着的姿势,跟盘旋在床头的智能管家打了个招呼:“早啊,阿弗列埃。”


“早上好,弗里德。”低沉的电子音庄重地回应了他,“你最好再睡会儿,你发烧了。”


“是吗?一定是昨晚淋雨……对了!”发烧的科学家——弗里德嗓音略带嘶哑地回忆道,又好像想起了什么重要的事,不顾头昏地想冲下床,却被喝止住了。


“注意你的身体!弗里德。”深蓝的龙型光影挡在床边,“它是机器人,状态比你好得多。”


“是啊……可是机器更怕水呀。”弗里德在他的管家的注视下慢慢起床,“不过有你照看我就放心啦。”


“……对我用这么说吗。”大龙好像叹了口气,金色的眼睛看着放置机器人的房门道,“你可能很难相信,它整晚都在自我复元。还未检查内部,至少外壳上,在你醒来前一会儿就…”


“——!”


“放下杯子再出去!弗里德,你今天就像个毛头小子……”


弗里德就像所有得知实验结果出炉的科学家那样,不顾形象与健康地冲进他渴望了解的房间,实验台旁的沙发床上陷着一个安然的身影,黑色的长直发,遮到眉毛的刘海,若不是没有呼吸,真跟人类没什么分别——弗里德轻轻碰了碰没有了伤痕的脸,内心一再感慨。而“它”就像在回应他的期待和不安一样,缓缓睁开了眼,一片沉静的紫色同他视线交汇,有如深邃的梦。


“……”弗里德张了张嘴,干涸的喉咙却让他一个音都说不出来。


“弗里德,它醒了。”阿弗列埃沉着地提醒道。


“……”醒了?机器人可以这么说吗?他开机了?它?…脑内交织成一团麻,弗里德下意识地握住了它的手腕,像在试探病人的脉搏,咽了咽唾沫,用奇怪的声音开口道:“你叫…什么名字?”


“哎。”深蓝的大龙难以忍受似的,离开他们,占据了远处的器材立柜。


机器人任由他握着,眨了眨眼,一副思考的表情。


是读取数据吗?总算开了口的科学家,终于能正常呼吸般地吐了口气。头昏跟明朗的思维一起袭来,他这才发现自己一直抓着它的手腕,又陷入了礼貌与否的漩涡。


真的跟人太像了……弗里德微微摩挲着它的手,皮肤和温度都……从没见过能做到这种程度的机器人,“你是从哪儿来的?”被丢掉的?自己走丢的?那它的数据也丢了吗?……


“……隐月。”


“?阿弗列埃,隐月是——”


“我叫隐月。”


“——哪…!”会说话啊!弗里德真正开心地笑了,眼睛都弯成了半月,赞美真龙!


“我叫弗里德,”他攥着隐月的手说,“你从哪儿来的?这里是利弗尔,是哈夫林的城市,他们……他们很喜欢龙,他们信这个……呃…就像大多数人信仰时间女神,他们信龙神……”


“弗里德,只有龙,没有神。”大龙忍不住打断了胡言乱语的主人,“并且哈夫林厌恶御龙的人。”


“对!……是的,只有龙,真龙,在这样的时代居然有信仰魔幻生物的地方,赞美真龙!而且他们没把我这个外来的家伙扔出去,隐月,你一定是真龙赐给我的!”


“真龙哟!”看看这个人!好管家阿弗列埃带着这个家仅存的智力飞走了。


“……没有名字以外的资料。”名为隐月的,看上去几乎是人类的机器人,平静地回应了兴奋得几乎要唱歌的科学家,“主人,你体温很高,你在发烧。”


“……?发烧?喔,对,是的…”弗里德深呼吸了几下,他感觉自己快晕过去了。它太像个人了!像极了失忆的人,忘记了事件但还保有常识和技能,怎么会有这样的……“……主人?!”


“是的,请您快去休息吧,”隐月略带担忧地看着他,“我在休眠中可以修复损伤,再过半天时间就能照顾主人了。在此之前,您也同我一样休眠吧。”


“啊,好,好的……”弗里德竟然有些窘迫,有些慌忙地把昨晚盖上的薄毯掖了掖,“你的伤,我不知道怎么修,我太不称职……”


“这并不是——”


“哈哈!我今天真是失态的一天啊,我忍不住想……噢,我会努力做个合格、的,主人的,我…实在太喜欢你了。我们睡吧,晚安!”


发烧的科学家只能说出颠三倒四的话,他在离开前甚至在他的机器人的手背上亲了一口。机器人在这个有违常识的动作上思考了片刻,还是在被遮光窗帘隔绝了晨光的房间里像人类一样睡去了。利弗尔进入了崭新的一天。


兴奋的科学家没法那么快入睡,他在智能管家的监督下吃了一片面包和退烧药,躺回温暖的床。


“你知道吗,阿弗列埃……”他裹着被子,说梦话般地喃喃地道,“我昨天捡到他前,做了个梦……早上快醒的时候做的……我梦到我在一条走廊里捧着一个人的脸,对他说我想研究他……梦里什么也看不清,原来就是隐月啊……这名字可真好听……”


“这梦好极了,你快睡吧。”他的好管家颇为无奈地附议。


“是的,好极了……赞美真龙……”Zz……


“新的一天来了,你反而模仿死亡。”面对难得反常的人,大龙不禁莞尔。“噢,应该是,你们。”


利弗尔的冬日早晨,伴随不肯散去的雾,从金纱一样的阳光开始了。


新的一天。




tbc

后章

评论(7)
热度(10)
 

© 风时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