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学社团交易片段)

(前略)

“佩特,你今天比任何时候都要英俊!”梅赛德斯充满敬佩。

“谢谢,亲爱的的梅珊。”佩特眯眼微笑,对她行礼。“我向来都是英俊这个词最合适的主人。”

“佩特,戴蒙德在外面,你要是想被他决斗,”隐月提醒他,“可以一直用这个称呼。”

梅赛德斯开心地把没洗的野花插到水杯里,摆到餐桌中间。分好餐具的露米诺斯不赞同地看她一眼,梅赛德斯视若无睹,颠颠跑开。

佩特挑挑眉毛,正要说什么,弗里德领着戴蒙德进来,兴致很好地请他落座。阿岚抱着一堆没脖子的酒瓶在他们之后进屋,隐月上前接过几瓶,阿岚也兴致很好,告诉隐月:“弗里德他们讲话我只听到结尾,但是聊得不错!”

于是隐月也很开心,抱着大瓶给其他人倒酒。佩特大少爷脾气发作,对这实验室药剂瓶一样颜色的酒瓶非常嫌弃。撅着嘴坐到隐月旁边。

据说聊得不错兴致很好的弗里德站起来为大家祝酒:“今天是令人高兴的一天。朋友们,敬戴蒙德!”


“敬戴蒙德!”除佩特以外的所有人一起举杯,佩特怀疑自己听错了。

“我可能幻听了,没听到恶龙先生赞美真龙。”佩特不想碰没脖子酒,小声问隐月。

隐月还不及说话,阿岚开口了:“弗里德你居然没有赞美真龙!这可不像H-ERO的leader!”梅赛德斯跟着起哄。戴蒙德忍俊不禁看她,她顿时脸红。

弗里德接住隐月递给他的酒瓶微笑道:“H-ERO的祝酒当然不会只有一杯。朋友们,我想你们的杯子都空了,那么以真龙之名……”

“满上满上!”两个姑娘很高兴地呼唤真龙的代理。代理先生先给作为客人的戴蒙德倒了一杯,再为姑娘们服务。

隐月捅了捅佩特:“你快喝掉。刚才你问我什么?”

佩特皱着脸:“我想问……我想问你,不,我不喝,我不想喝这个。”

梅赛德斯等弗里德去给阿岚倒酒,隔着桌子嗔了戴蒙德一眼。戴蒙德很无辜,举出杯子给她展示,示意杯子并不太满,梅赛德斯哼一声扭过头。

隐月拿出哄孩子的语气:“他等会就来倒酒了,你不喝完,杯子就更满了。快喝吧。别看露米诺斯,他一点也没剩。”

露米诺斯表情平淡,正用叉子叉樱桃吃,不甜的东西跟他没关系。弗里德轮到他这里,倒完了觉得还差一点,打算再倒,露米诺斯连忙拿开自己的酒杯,泯着嘴瞪弗里德。弗里德一脸无奈地笑笑。露米诺斯吃了一圈奶油,佩特深刻认为他是个没威慑力的软蛋。佩特闭着眼壮烈地一口喝干,隐月很鼓励他,在桌子下面给他拍手。

弗里德也一脸欣慰地给佩特倒上酒,跟隐月眨眨眼,隐月对他灿然一笑。佩特不忍卒视,鬼想知道他们在交流什么。

弗里德最后给自己倒酒,他事先计算好,刚好倒空了一瓶。再举杯祝酒:“赞美真龙!”

姑娘们终于等来跟他唱反调的机会,一起大声说:“赞美恶龙!”说完还碰了个杯。弗里德带头大笑,露米诺斯放下杯子说:“两个魔王赞美对手,是不是该夸你们有风度。”

姑娘们坚决拒绝拆台行径,阿岚抢走露米诺斯的杯子,梅赛德斯指挥戴蒙德再开一瓶酒。桌上气氛火热,佩特端着杯子摇晃,打定主意不久就和阿莉亚请他们喝酒,把师父的珍藏挖出来。而后不小心瞥到弗里德和隐月正大光明地站起来碰杯。弗里德你那是什么笑容,要是你们挨着坐是不是还要在真龙的见证下喝个交杯嘴对嘴?

“恶龙先生每次的祝酒词都是这句,问过你的看法吗?”佩特摇晃酒杯,强忍住对阿莉亚的思念,对隐月长吁短叹。

“我,也很想赞美真龙,很多时候。”隐月眼睛透亮,还比平时多点不知哪来的温度。“不过他说,我赞美过。”

“……恶龙啊。我怎么会问你这些问题,我想我是疯了。”佩特不想再跟阿莉亚以外的人多讲一句话。

评论
热度(8)
 

© 风时若 | Powered by LOFTER